22
5月
2020

法国最美十大广场 — 斯特拉斯堡的克勒贝尔广场(一)

在法国巴黎和其它外省城市里,广场似乎在都市格局中是不可或缺的。当您徜徉在壮阔的古老广场上,浏览著典雅的建筑群和精美的雕像,观赏著与光影交相辉映的喷泉水雾,定是心旷神怡的,因为古老广场所带有的法国古典主义建筑风格,即强调对称、轴线和主从关系,讲究沉稳大气或豪华富丽,给予人真正的视觉美感。同时每一个广场都见证了法国的一段历史,了解它们所蕴含的人文历史背景,也许正是旅程中的收获。

克勒贝尔广场是斯特拉斯堡市中心区最大的广场,它以出生于该市的克勒贝尔将军命名。广场中心矗立着克勒贝尔雕像,雄伟的黎明宫(Aubette)坐落在广场北侧。克勒贝尔广场所在的历史中心区大岛,在1988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大岛被当作“体现中世纪的城市旧区的例证”。

巴黎人对“克勒贝尔”(Kléber)这个名字并不陌生,16区有条“克勒贝尔大道”(Avenue Kléber),巴黎地铁6号线上有个站名Kléber,其实它们都取自克勒贝尔将军之名。

克勒贝尔将军于1753年3月9日出生在斯特拉斯堡,是一代枭雄拿破仑手下的一名骁将,跟随拿破仑远征北非。1800年6月14日在开罗被一名叙利亚学生暗杀身亡,遗体曾放置在马赛的伊夫堡18年之久,后来路易十八下令才把遗体运回他的家乡斯特拉斯堡。现在广场中央克勒贝尔将军青铜像下,则埋葬着他的遗体。

在克勒贝尔青铜雕像底座上刻着将军的一段话:“面对这种蛮横的态度,我们只能用胜仗来回应。士兵们,准备战斗。”您可知道这段话背后的历史故事?

让我们追溯到拿破仑远征埃及的1799年,当时法国国内局势急转直下,在欧洲的法军被奥军和俄军击败,举国上下惊惶不安,一片混乱。拿破仑决定带一小队精装人马在1799年8月22日返回法国,并任命继续留在埃及的克勒贝尔将军为代理东方军团司令。

拿破仑离开埃及前给克勒贝尔将军留下一封信,信中他预言第二年开春的瘟疫可能会夺走法军性命。他告诉克勒贝尔如果死亡人数超过1500人,法军就抵御不住敌军,建议与敌军谈判,并考虑撤军。克勒贝尔将军也知道缺乏物资增援的法军无法长期驻扎在埃及,亦有撤军意愿。

1800年1月24日克勒贝尔将军与英国海军上将Sidney Smith达成协议:法军从埃及体面而荣耀地撤离。不料另一名英国海军上将Keith违反了协议条款,要求法军放下武器投降。克勒贝尔将军被英军的出尔反尔激怒了,为了鼓舞士气,于是他向自己的军队气宇轩昂地宣讲了上述那段线土耳其士兵,那场战争法军伤亡600人,而土耳其军队伤亡人数达8000-9000人。法军获得相当可观的战利品。

拿破仑.波拿巴:“勇气,计谋,他兼有……他的离世于法兰西、于我都是无法挽回的损失。他是玛尔斯战神的人间再现。”

安东尼.德.约米尼将军(Antoine de Jomini):“克勒贝尔将军是法国大革命期间最优秀的将军之一。他是军队中最帅的男子汉,身材魁梧,外貌高贵,他的勇气和军事天才融合在一起的力量,激励了他的战友们。”

大文豪雨果和巴尔扎克都曾以克勒贝尔将军为雏形,创作出不朽的文学人物形象。

这是一座古典主义建筑,它兴建于1765-1778年,黎明宫建成后最初的一个世纪中是一座军事建筑。法语Aubette的一个意思是指庇护所。也有人认为这个名称来源于aube(早晨),因为军事口令通常是黎明时分发送的。

黎明宫是当时斯特拉斯堡都市现代化及美化城市的总体规划的一部分,由国王路易十五御用建筑师雅克-弗朗索瓦.布隆代尔(Jacques-François Blondel)设计。布隆代尔被誉为法国建筑学派最早的奠基者之一,他的作品体现了法兰西古典传统建筑的理性和有序。可惜他为克勒贝尔广场设计总体建筑只完成了一小部分,即黎明宫,其它的建筑构想因法国大革命的到来及资金短缺而放弃。

十九世纪的黎明宫设有总参谋部办公室,一楼是咖啡音乐厅。1869年,又改为市立绘画和雕塑博物馆。

1870年普法战争期间,德国军队包围并炮轰斯特拉斯堡市。8月24日,该建筑被大火焚毁,只剩下正面。1873年由斯特拉斯堡官方建筑师杰弗里.康拉特(Jean Geoffroy Conrath)重建,保留了残存的建筑正面,新添了石板屋顶和雕刻,于1877年完成。黎明宫正面装饰着着名音乐家莫扎特、韩德尔、格鲁克、门德尔松的半身像。1929年,黎明宫被列为法国历史古迹。

1913年之前的克勒贝尔广场全景,左上角是在1973年被拆毁的红房子酒店

在克勒贝尔青铜雕像的背面,曾有一栋名为“红房子”(La Maison Rouge)的酒店,在1898年的圣诞之夜,一场大火把红房子酒店的屋顶烧毁了,当时的企业主和建筑师们决定把红房子和相邻建筑物一起拆毁,在原地重建一座威廉二世风格的宫殿式建筑,首次在斯特拉斯堡使用混凝土结构技术。这个华美的酒店建成后,一些重要人物曾下榻于此,诸如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等。

上世纪60年代末,市政府决定把“红房子酒店”改建成商业中心,一个令人痛心的错误评估(原来的结构不适合零售空间配置)使这栋漂亮的建筑于1973年8月被拆毁。这个举动让怀旧的斯特拉斯堡市民非常不满,于是打起了一场长达2年的官司。遗憾的是,雍容华贵的威廉二世风格宫殿式的建筑再也回不来了,取而代之的是立体现代派建筑,表面由不平整不规则的大面积玻璃拼凑而成,不但毫无美感而言,而且与广场上的其它建筑极其不协调。

斯特拉斯堡被誉为“圣诞之都”(Capitale de Noël),在每年的圣诞集市上,一颗巨大的圣诞树从孚日运到斯特拉斯堡,在克勒贝尔广场的东南角矗立起来,圣诞树被装饰得璀璨夺目。

斯特拉斯堡的圣诞集市可以追溯到16世纪,是法国境内最大的圣诞集市,搭建大约300个小木屋,出售各式各样传统圣诞饮食和特色手工艺品及纪念品。

斯特拉斯堡与德国只有一条莱茵河一水之隔,两国曾多次争夺其拥有权,两种文化在此交汇交融,形成混搭的风情,兼有法国的典雅灵秀与德国的严谨稳重,是值得一看的名城。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